2018.10.25 银行资本充足率下滑,多渠道填补资本金缺口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0-25 00:24:44   点击:74次

资本金是判断商业银行竞争力的核心风向标之一。距离2013年初《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实施已过去六年,监管过渡期即将步入终点,我国商业银行亦将迎来过渡期内的最后一次大考。

记者查询Wind数据发现,六年来商业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皆成震荡式上升状态。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2013年3月的的9.85%上升为2018年6月的10.65%;资本充足率则从12.28%上升为13.57%。业内人表示,今年年底商业银行安全度过资本充足率大考基本无虞。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商业银行的资本净额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增长出现颓势,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在资本净额中的占比下降明显,从2016年末的80.97%下降为2018年6月末的78.53%。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分析师称,尽管我国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在合理范围内,但在强监管不断推进的背景之下,银行业面临的资本金压力会进一步加剧,且中期内将持续存在。

资本挑战迫在眉睫

银行资本相当于银行的“本钱”,包括核心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是相对应的资本与风险加权资产之间的比率,一定程度上代表银行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

根据过渡期内的监管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应分别达到11.5%、9.5%和8.5%,其他银行则分别达到10.5%、8.5%和7.5%。目前,境内入选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分别是中行、工行、农行和建行。

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各项充足率指标皆出现下滑,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0.1个百分点至10.65%;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0.15个百分点至11.2%;资本充足率下滑0.08个百分点至13.57%。

其中,部分上市银行的数据逼近监管指标,与其相差不到1个百分点。如中信银行和贵阳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34%和11.38%;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和中信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87%、9.07%、9.22%和9.36%;华夏银行、杭州银行、平安银行和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06%、8.26%、8.34%和8.44%。

另外,中小银行下降幅度更加明显。一些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大幅低于监管要求,个别农商行甚至出现了负数,如贵阳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1.41%,河南修武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0.75%。

交银中心首席银行分析师许文兵向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国内融资情况还是以商业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为主,银行贷款在整个社会融资规模中占比较高,银行资产持续增长对应的是资本金缺口或进一步加大。

除了银行信贷规模的扩张外,资管新规是银行面临的另一座大山。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向记者称,资管新规带来的表外资产入表亦造成资本总量的紧张。通常来讲,信贷的风险权重在50%-100%,非信贷在20%-100%,而回表意味着需将本来利用同业通道作为20%或25%计提的资本按更高的权重计提,风险加权资产增加,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加大。

联讯证券分析师李奇霖对此做了估算,他分析称,若风险加权资产增加3%,按照2017年的数据计算,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将分别从10.89%、11.14%和 13.86%下降到10.59%、10.82%和13.47%,资本充足率将下降0.4%。

解渴之路任重道远

如何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从计算公式上看,要么是减少风险资产,要么增加资本。减少风险资产意味着缩减资产规模或者投资风险计提较少的资产,但这些措施会影响银行营收和利润,而利润的减少会影响银行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从而影响银行资本的增加。

一般而言,多数银行会选择直接增加资本来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增加资本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内生性资本补充方法,即增加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二是外援式资本补充方法,即通过上市、定增、发行优先股、发行二级债等方式。

今年以来,可转债、二级债等“补血”工具轮番而上,截至目前,银行待发行的可转债约有2485亿元,前9个月已发行的二级资本债达2708.2亿元,同比增长1.94%。

然而,可转债只有转股后才可补充银行一级资本,期限较长,而二级资本债尽管发行较多,可以提高资本充足率,但并不能提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许文兵称,对于国内银行而言,核心一级资本指标较为重要。但事实上,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较为匮乏,并且门槛较高,如定增、发行可转债等,有一定的局限性,多数不适合资本压力更为严峻的非上市中小银行。

中小银行的资本压力主要来源于表外非标资产的回表。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认为,如果表外非标回表,只要占总资产规模的10%,那资本充足率低于12%的银行就难以承受,其中以中小银行影响最为明显。

一位来自华中地区农商行的业内人士向记者称,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的工具较为有限,尤其是一级资本工具,仅靠银行留存利润进行补充远远不够,所以近来不少中小行纷纷扎堆上市,寻求资本市场的支撑。

许文兵亦认为,中小银行较为缺乏的是核心一级资本,“如果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渠道未完全打通,那么,中小银行的融资过程确实是比较困难的。”

为了帮助商业银行进行资本补充,监管在政策上支持和鼓励其在资本补充渠道上进行创新,比如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等。对于上述创新型工具,许文兵指出,新型工具的推出仍需时间,另外还需考虑监管的态度和市场的接受度等因素。

他进一步称,“对于大型银行来讲,创新型工具没有成熟的操作模式,其成本是多方面的,而现阶段传统的资本补充工具还有发行的空间;对于中小银行来讲,创新型工具并没有太大的使用空间。”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洋河一路68号协信中心C栋17层  联系电话:023-86816688  e-Mail:polaris@arfiance.com.cn

网站备案号:渝ICP备12001926号